中国人在变富之前有“困难”,社会保障体系也没有大幅降低他们的费用。

新的社会保障条例规定,今后所有社会保险费将由税务机关统一征收,企业需要为其雇员提供充分的社会保障。 否则,这将不会被视为严重的不诚实行为,责任人将被限制乘坐民航。 这样,企业和工人阶级的负担就会增加。 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提高是工人阶级的福气,但社会保障征收制度的改革引起了公众对社会保障负担增加的关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地图显示,门槛已经提高,但收到的工资却更少。 针对这种情况,上周召开的全国定期会议决定,在社会保障征缴机构改革到位之前,保持现行征缴政策不变,同时将研究如何适当降低社会保障率。 新的调整给许多企业带来了期望,特别是“适当降低社会保障率”的表述是减轻企业负担的福音,但能减少多少仍不得而知。 下图显示了全额支付社会保障给企业带来的负担增加的问题,说明了新的社会保障条例颁布后,企业在平均工资为6000英镑的条件下应支付的社会保障金额。 从图中可以看出,社会保障仍然给企业,特别是一些中小企业带来沉重负担,这可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只有几条路可走。 要么降低雇员的工资,从雇员的工资中省钱,要么他们只能自己消化和承担这方面的负担。 在中国人变富之前,对老企业来说不明显的是,养老金率几个月前降低了一次。 今年4月,社会保险费率继续分阶段降低。 此外,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的缴费比例已经降低。 但是,已经施加了限制性条件,累计余额已经达到合理支付月的限制。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军(You Jun)也表示,在逐步降低企业养老保险率的领域存在条件,即基金累计余额可以支付9个月以上。 一方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挤牙膏”降低社会保障率,另一方面,企业认为社会保障率过高,社会保障征管陷入困境。 然而,我国的情况是,人口老龄化正在加剧,养老金领取者人数正在迅速增加,这意味着养老金领取者的比例正在缩小。 为了迎接养老金的持续挑战,我们必须从企业入手。 降低社会保障率的要求如此之高的原因是中国企业的税收和社会保障率太高。 中国80%以上的税收由企业承担,而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德国等主要发达国家仅占税收的34%、42%、50%和52%。 税收很高,其他税率也很高,比如社会保险费。 新的社会保障条例下的焦虑正在袭击我们。上面提到了一个。企业要么自己挣得少,要么自己消化更高的社会保障率。 否则,我们只能对员工进行操作,降低他们的工资,从而使工人阶级面临减薪的危险。 根深蒂固的大企业可以承受企业负担的增加,但中小企业已经难以站稳脚跟。在社会保障负担增加后,除了降低员工工资之外,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减少员工人数。 小规模企业裁员对整体环境没有影响,但2019年的分数不能兑现。如果大量企业被解雇,对应届毕业生和老员工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刚毕业的毕业生没有经济自由,起初很难养活自己。 然而,由于家庭和其他负担,老员工更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从未来养老金的角度来看,目前的计划是让70、80、90后弥补50、60后在中国老龄化问题上的养老金缺口。 然而,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的人口结构是倒金字塔结构,很难弥补养老金缺口,所以下一步是鼓励两个孩子。 但是现在生活压力很大,许多人不愿意生第二个孩子,人们对生育的观念也在不断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生第二个孩子收效甚微只会导致更高的比率,下一步只能推迟退休。 日本是一个人口严重老龄化的国家。日本首相已经有了建立一个非退休社会的想法。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中国的养老金缺口一直难以填补,推迟退休也是必要的。

发表评论